• 產品
  • 供應商
  • CAS號
  • 采購
  • 資訊
  • 會議
下載CPhI制藥通APP

下載CPhI制藥通APP

多納非尼頭對頭PK索拉非尼成功!國內氘代藥物研發動態一覽

搜狐彩票注册   2020-01-02 10:14 來源:CPhI制藥在線 作者:向東

新年新氣象,2020年的第一天,蘇州澤璟生物制藥股份有限公司就公布了一個重磅消息。其宣布公司所屬多納非尼(Donafenib)在一線治療晚期肝細胞癌III期臨床研究(試驗代號ZGDH3)中獲得成功。

       ZGDH3試驗主要研究者東部戰區總醫院全軍腫瘤中心的秦叔逵教授和四川大學華西醫院的畢鋒教授也表示:"多納非尼是晚期肝細胞癌治療領域十二年來,全球范圍內第一個在單藥頭對頭比較的大型III期臨床試驗中,生存獲益和安全性均優于索拉非尼的抗腫瘤新藥。多納非尼治療肝癌臨床研究的成功應是我國重大新藥創制的重大成果,可喜可賀!"——引自澤璟制藥官網

多納非尼

       圖片來源:澤璟制藥官網

       多納非尼 PK 索拉非尼

       新年新氣象,2020年的第一天,蘇州澤璟生物制藥股份有限公司就公布了一個重磅消息。其宣布公司所屬多納非尼(Donafenib)在一線治療晚期肝細胞癌III期臨床研究(試驗代號ZGDH3)中獲得成功。根據澤璟制藥官網信息顯示,澤璟制藥將于2020年在國際國內臨床腫瘤學術大會上公布關于該項研究的詳細數據,目前僅有以下較為簡單的信息披露:

       ● 多納非尼一線治療晚期肝細胞癌的III期注冊臨床研究達到了預設的主要研究終點和統計學要求;

       ● 多納非尼治療組患者的總生存期(OS)與現有標準治療索拉非尼對照組相比有顯著延長,具有重要的科學意義和臨床價值;

       ● 多納非尼治療具有更好的安全性,患者耐受性良好。

       索拉非尼(Sorafenib)是一種多激酶抑制劑,靶向調節內皮細胞的Raf-1和VEGFR、PDGFR等,目前主要用于治療晚期腎細胞癌,晚期肝細胞癌及對放射性碘治療不再有效的局部復發或轉移性、逐步分化型甲狀腺癌。

       此前,包括Opdivo (nivolumab)在內已有多個藥物在頭對頭的PK中挑戰過索拉非尼在晚期肝細胞癌治療領域的統治地位,但均以失敗告終,此次多納非尼的成功不得不讓人驚喜。據澤璟制藥官網披露的信息,多納非尼將于2020年初提交新藥上市申請,由于索拉非尼的中國化合物專利將于2020年到期,國內已有多家仿制藥企業完成BE并申報上市,此次多納非尼的成功對這些企業來說不吝于當頭一棒,仿制索拉非尼上市后除了要面對原研索拉非尼,還將面對多納非尼的強力沖擊。

       值得一提的是,多納非尼與索拉非尼關系匪淺。多納非尼是索拉非尼的的氘代衍生物,其是通過對索拉非尼酰胺鍵上的甲基(-CH3)的氫(H)使用氘(D)替代得到的氘代衍生物(-CD3)。此次安全性數據得到提升的原因應該就是通過引入了氘(D),降低了藥物分子在體內的代謝速率從而使給藥劑量相對減少而實現的(ZGDH3試驗中,多納非尼給藥劑量400mg/day,而索拉非尼為800mg/day)。

多納非尼

       國內氘代藥物研發進展

       自氘代藥物這一概念被提出以來,圍繞著氫(H)與氘(D)之間奇妙的轉換,氘代藥物相較非氘代藥物可能在有效性及安全性上的提升一直激勵著藥物科學家在這一領域的探索。前有首個獲FDA批準的氘代藥物氘代丁苯那嗪相對丁苯那嗪的優勢,現在又有多納非尼在頭對頭試驗中相對索拉非尼在生存獲益和安全性上的提升,表明氘代藥物相對非氘代確實可能在有效性及安全性上存在優勢。

       前文《Teva氘代丁苯那嗪申請中國NDA 國外氘代藥物研發動態一覽》已經介紹了近年來國外氘代藥物的研發動態。那么,國內藥企在這一領域進展如何呢?本文將對國內氘代藥物研發動態加以介紹。

       與國外相比較,國內對于氘代藥物的研究在創新性上相對較為滯后,但也有代表性的企業在氘代藥物領域取得了較大的進展,這些企業包括澤璟制藥、海創藥業、泰基鴻諾、正大天晴等。

       澤璟制藥

       表1. 澤璟制藥多納非尼

澤璟制藥多納非尼

       蘇州澤璟生物制藥股份有限公司是國內一家在氘代藥物研發中取得了很多成果的公司,被稱為除了Auspex(已被Teva收購,開發了全球第一個氘代藥物氘代丁苯)和Concert之外全球第三大氘代藥物開發公司。目前該公司研發管線已有多納非尼、杰克替尼、奧卡替尼三個氘代藥物進入臨床研究。

       目前,多納非尼除了晚期肝細胞癌,還有晚期結直腸癌及局部晚期/轉移性放射性碘難治性分化型甲狀腺癌,進入III期臨床階段。另有針對晚期食管癌、晚期鼻咽癌、復發性急性髓系白血病及晚期胃癌的適應癥正處于I期臨床階段。

       表2. 澤璟制藥杰克替尼與奧卡替尼

澤璟制藥杰克替尼與奧卡替尼

       此外,澤璟制藥的杰克替尼(Momelotinib的氘代衍生物)也有兩個適應癥處在臨床階段,包括骨髓纖維化、重癥斑禿都已進入II期臨床,這也是繼輝瑞(Pfizer)的PF-06651600片之后,國內第二款獲批臨床的斑禿治療新藥。而奧卡替尼(奧希替尼Osimertinib的氘代衍生物)也有針對晚期NSCLC及ALK陽性晚期NSCLC的適應癥分別處在I、II期階段。

       不知出于何種原因,澤璟制藥3個進入臨床氘代藥物的命名規則與國際通用的WHO國際非專有名稱(INN)并不一致。按照INN的原則,為了減少可能因為藥物名稱混亂導致的用藥錯誤,應遵循INN的命名原則命名藥物。而氘代藥物通常以前綴due-來標識,如果是某一藥物的氘代衍生物,則需將due-與氘代原型藥物的INN命名結合起來,例如氘代丁苯那嗪(Deutetrabenazine)與丁苯那嗪(Tetrabenazine)就是遵循這種原則來命名的。多納非尼英文名稱為Donafenib,并沒有按照INN的原則命名為氘代索拉非尼(Deusorafenib)。由于INN原則已獲得多個國家監管機構的支持承認,多納非尼在申報上市時可能會面臨改名換姓的尷尬局面,不得不承認其與索拉非尼的關系。

       海創藥業

       表3. 海創藥業氘代藥物

海創藥業氘代藥物

       國內另一家在氘代藥物開發上走的較遠的企業為成都海創藥業有限公司。據海創藥業官網顯示其研發管線中有兩款氘代藥物,分別為HC-1119與HP505。

       為了增強在氘代藥物領域的研發力量,海創藥業于2018年引入了知名化學家張承智博士加盟海創,任執行副總裁,負責公司創新藥物平臺的藥化及CMC的全面管理。據海創藥業官網顯示,張承智博士曾任Teva高級總監、Auspex高級總監、拜耳及諾華等公司首席科學家,擁有數十項授權新藥專利,曾成功推動包括氘代丁苯那嗪在內的多個藥物進入I/II/III期臨床,也是氘代丁苯那嗪的發明人和成功上市的主要推動者之一。

       HC-1119是海創藥業自主研發的以恩扎盧胺(Enzalutamide)為原型的氘代藥物,其是通過將恩扎盧胺酰胺鍵上的甲基(-CH3)的氫(H)使用氘(D)替代得到的氘代衍生物(-CD3)。2016年海創藥業獲四川海思科制藥有限公司3345.4 萬元股權投資,而海思科制藥則獲得了HC-1119及以其為活性成分的各種藥物制劑在中國境內的專利獨占許可權。

氘代藥物

       恩扎盧胺是第二代雄激素受體抑制劑,于2012年獲美國FDA批準治療轉移性去勢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恩扎盧胺可顯著性的提高mCRPC患者總生存期,但其有引發癲癇發作的風險。由于其毒副作用是劑量依賴性的,所以將其氘代化可能改善恩扎盧胺的PK及毒理學特征。恩扎盧胺在體內主要被CYP2C8 和 CYP3A4/5代謝為N-去甲基恩扎盧胺,而使用N-CD3替換N-CH3可以減弱N-去甲基化的過程。HC-1119的設計即是基于這一理念,臨床前的研究也證明了這一氘代化的優勢。

       目前,HC-1119已在中國完成了mCRPC的I期臨床研究,其III期臨床研究有兩項。一項是安慰劑對照的研究(CTR20190199),此項研究在中國開展,目前正處在入組階段;另一項則是與恩扎盧胺頭對頭的非劣效性研究(NCT03850795),這也表明海創藥業對HC-1119的自信,此項研究計劃在全球范圍內開展,目前尚未開始招募(截止2020.01.01尚未在藥物臨床試驗登記與信息公示平臺上查詢到此項研究)。需要說明的是NCT03850795試驗中,HC-1119給藥劑量是80mg/day,而恩扎盧胺為160mg/day,可以預計本試驗中HC-1119的安全性數據應該優于恩扎盧胺。

       恩扎盧胺于2019年11月份獲批在中國上市,這對海創藥業來說并不是好消息。除非HC-1119的臨床數據能像多納非尼一樣相較氘代原型藥有較為顯著的提升,不然HC-1119即使能夠完成臨床試驗成功上市,也可能需要面對原研恩扎盧胺、仿制恩扎盧胺以及恒瑞醫藥SHR3680(恩扎盧胺的me-too類藥物,已在III期臨床階段)的三重夾擊。

       據海創藥業官網顯示HP505是海創另一氘代藥物,目前關于此化合物的結構未有更多披露,只知道此化合物與HC-1119一樣,均為雄激素受體抑制劑,適應癥為晚期前列腺癌。除此之外,海創藥業還在氘代藥物領域有更多布局,根據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信息查詢得知,目前海創藥業已申請氘代Lucitanib(公開號:CN110551065A)、氘代Capmatinib(公開號:CN110526916A)、氘代Defactinib(公開號:CN110452229A)、氘代Vistusertib(公開號:CN110407833A)相關專利。

       泰基鴻諾與正大天晴

       表4. 泰基鴻諾與正大天晴氘代藥物

泰基鴻諾與正大天晴氘代藥物

       鄭州泰基鴻諾醫藥股份有限公司在氘代藥物研發領域也涉入頗深,其子公司浙江同源康醫藥股份有限公司已開發出兩款氘代藥物,分別為TY-9591和TY-302。

       TY-9591為克唑替尼(Crizotinib)的氘代衍生物,目前處在I期臨床階段,適應癥為局部晚期或轉移性非小細胞肺癌。TY-302為哌柏西利(Palbociclib)的氘代衍生物,目前已獲CDE臨床試驗默示許可,適應癥為HR+/HER2-局部晚期或轉移性乳腺癌等晚期實體瘤或血液系統腫瘤。

氘代衍生物

       此外,正大天晴也在氘代藥物領域有所布局,其抗丙肝藥物TQA-3326(達卡他韋氘代衍生物)早已進入I期臨床狀態,但未有更進一步的臨床動態。通過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查詢顯示,正大天晴也有一款哌柏西利氘代衍生物申請了專利(公開號:CN106432223A),與泰基鴻諾的TY-302不同之處在于其氘代的位置有所不同。

       氘代藥物研發趨勢

       此次,多納非尼在頭對頭試驗中相對索拉非尼在生存獲益和安全性上的提升表明,氘代藥物確實可能在有效性和安全性上相對非氘代藥物存在一定優勢。目前,經全球獲批上市的氘代藥物僅有氘代丁苯那嗪,而此次多納非尼極有可能憑借優異的臨床數據成為全球第二個上市的氘代藥物,這表明我國在氘代藥物研發領域走在了世界前列。

       然而通過上述對國內氘代藥物研發動態的介紹不難發現,我國目前對氘代藥物的研發還是基于對已有藥物的氘代化。這一過程建立在早期藥企對氘代藥物認識不足的基礎上,以往很多藥物的氘代衍生物并沒有被專利?;?,給很多在早期就專注于氘代藥物研發的企業遺留下很多規避相關氘代原型藥物專利的空間。

       但是隨著各大藥企對氘代藥物認識的加深,現在越來越多的新藥在申請專利時都將相應的氘代衍生物寫入權利要求書中,對已有藥物氘代化的研發之路已經越來越不可行。在這一趨勢中,如若還想在氘代藥物領域深耕,就必須研發全新結構的氘代藥物。不得不承認,這對國內藥企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但還是期待全新結構氘代藥物的研發可以在國內生根發芽乃至開花結果。

       參考來源:

       1. 藥物臨床試驗登記與信息公示平臺

       2. 各公司官方網站

       3. 國家知識產權局官方網站       

       聲明:文中數據信息來自本文參考來源,不代表本平臺的觀點立場。

版權所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索拉非尼 氘代藥物 多納非尼
市場動態更多 >>
主編視角更多 >>
熱門標簽更多

投稿合作聯系方式: [email protected] 021-33392297

地址:上海市徐匯區虹橋路355號城開國際大廈7-8樓 200030

客服熱線:  86-400 610 1188 (周一至周五 9: 00-18: 00)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